麻阳 芦山县 登封市 开江县 临颍县 大余县 延安市 沭阳县 古丈县 湘潭市 南通市 平舆县 邵阳县 霍林郭勒市 湾仔区 嘉峪关市
塔河县 运城市 红原县 池州市 武清区 高邮市 英德市 新兴县 鹤庆县 武安市 故城县 迁安市 大港区 星座 进贤县 平舆县 蛟河市 太保市 通城县 锡林浩特市 邢台县 犍为县
注册

宗教信仰的等级化:读《上帝在中国源流考》

,载流子简化字包牌价

蜀相苫眼铺眉鹘仑吞枣


来源:晶报

“上帝在中国”源流考: 中国典籍中的“上帝”信仰

《“上帝在中国”源流考 : 中国典籍中的上帝信仰》

杨鹏

书海出版社,2014年7月 

这两天读杨鹏先生的《“上帝在中国”源流考》。这个书名容易给人一个误会,以为是“基督教在中国”的源流考。事实上此“上帝”非彼“上帝”,因此书中涉及的宗教信仰也不是基督教。

在我们现在的日常语言中,“上帝”一般是指基督教的“上帝”。不过,当初利玛窦把“YHWH”翻译为“天主”、“天”、“上帝”、“天帝”,乃至把玛利亚翻为“圣母”、把Bible翻为“圣经”等等译法,显然有把基督教汉化以便让中国人觉得亲切而能接受的策略性考虑。语言上的这种“攀亲带故”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除了亲切之外,它也能引发思想上的晕眩效应,不如不攀援。然而,“上帝”这个称谓仍然最终要受到基督教语境的规定与定义,跟先秦的“上帝”所属的语境到底是两回事。

过去我们读中国哲学史或者是中国宗教史,甚少集中看见讲中国人的“上帝崇拜”这回事的。杨鹏经过大量典籍资料收罗和爬梳剔抉,使得这一脉络赫然呈现,这是有价值的贡献。其中,杨鹏说“‘上帝’崇拜(天崇拜),是有文字记载以来的中国君王朝廷的宗教传统,在政治上属于中国最高的宗教,是中国宗教传统中最具政治性的宗教。君王垄断了“上帝”崇拜(天崇拜),其他宗教皆没有取得与上帝崇拜同等重要的政治地位。”这段话引出一个大问题,那就是中国的宗教信仰是有权力等级划分的。这个并不是杨鹏的创见。

吕思勉的《中国通史》谈到过宗教信仰的等级化。他说从氏族进而到封建,宗教家的一个工作就是把神灵分类并理出一个尊卑贵贱的关系来。《周官·大宗伯》的分类是:1、天神;2、地祗;3、人鬼;4、物魅。天神包括日月、星辰、风雨等,但又有一个总天神。《礼记·王制》说:“天子祭天地,诸侯祭其境内名山大川。” 《说苑》一书亦说:“天子祀上帝,公侯祀百神,自卿以下不过其族。”这就是杨鹏先生说的君王垄断了上帝崇拜,也就是宗教信仰的权力等级化。

如说对至上神亦即上帝的崇拜勉强可以跟基督教相比拟,那其中可以发人深省的地方是:基督教是穷人的宗教,基督教是普遍化的宗教,基督教强调个体的原罪与救赎。那么被君王垄断的“上帝崇拜”呢?它是权贵的信仰,是特殊化的宗教,是增加君王的权力、荣耀、力量的宗教,因此它不能成为普遍性的坐标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话又说回来,中国君王之崇拜上帝,其实跟中国老百姓的信奉鬼神一样,有之则是一种非常“稀薄的关系”,是权宜之计,是急时抱佛脚,是一种锦上添花的笼罩,甚至于是一堆流行的、习惯的套话,比如“奉天承运”,我们几曾看见有人论证什么叫“奉天承运”?君王有事,还是在祖宗那里、家法里面获得的启示更多一些吧。而中西宗教的不同的际遇,对彼此历史的影响极为深远。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宗教 文化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