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林左旗 方山县 宁波市 增城市 余江县 鹰潭市 浑源县 湟源县 梓潼县 沾化县 大安市 温宿县 广州市 西和县 密云县 商都县
龙海市 平安县 黔东 大余县 米脂县 龙南县 元谋县 鄂托克前旗 安顺市 大兴区 饶河县 曲阜市 宜兰市 阿拉善右旗 惠安县 新乡县 泉州市 盱眙县 迁西县 孟连 洞头县 和静县
注册

当官不为政绩 笨拙知州回乡任职缘何“惹恼”乡人?

,把臂徐去三灾六难三户亡秦

道情踪影短垣自逾


来源:凤凰国学

回到永州之后,周敦颐听到很多来自家乡的传言,说他周敦颐太愚笨,湖南话叫“宝里宝气”,全国通用的骂法就是SB。这些人觉得周敦颐有病,当官不能牟利,当官不会整景,搞点什么名堂不能来钱?做个面子工程之类的有什么不可以?太笨拙了,连使巧都不会,这个官让他当的,越来越笨,越来越傻了。

(导读:治平元年(1064)冬天,周敦颐下到属县视察工作,虔州城里却发生了一场罕见的大火,一千多家民房都被烧毁了。因为赵抃等人的保护,周敦颐才没有丢了官位,但是虔州呆不下去了,他被平调到湖南永州……)

宋濂溪周元公(清雍正六年(1728)周有士刻本)

周敦颐这次回到故乡作父母官,“沙头侯吏瞻旗脚,境上乡人待马蹄”,家乡人闻讯,欣喜之余,确实做好了充分迎迓、接待的准备,不过周敦颐并没有因此而令大家心情愉快。来到永州之后,他给家里人带去消息,说自己明年春天要回道县营乐里拜祭先人坟茔,顺便看望家乡父老。

(一)一首绝情诗

他在告诉家乡人回乡的具体时间和主要目的之外,还委托前来看望的侄儿周仲章,带一首诗回去给家乡父老。这首诗的名字叫做《任所寄乡关故旧》,诗的全文如下:

老子生来骨性寒,宦情不改旧儒酸。

停杯厌饮香醪味,举箸常餐淡菜盘。

事冗不觉筋力倦,官清赢得梦魂安。

故人欲问吾何况,为道舂陵只一般。

周敦颐不希望家乡人热情欢迎自己,也不希望受到家乡人的盛情款待,理由很简单,就是既不想给家乡人添麻烦,更不想接受家乡人的请托,不想利用官员的身份和权力为家乡人办私事。说白了,就是不想徇私情而枉公法。

他的这首诗也特别能说明问题,“事冗不觉筋力倦,官清赢得梦魂安”,可能是因为侄儿带来话说,家乡里有人以为他这些年在外面忙忙碌碌的做官,一定很累很烦,希望借着他回家做官的机会,“奉养”的一段,帮他解除疲倦。同时,也希望通过他得到一些“关照”,占得一些便宜。所以,他才说了上面两句诗。意思就是说,我给皇上效力,为百姓解决实际生活问题,虽然很忙,但却并不觉得劳累,因为我愿意!只要心甘情愿,就不会觉得劳累,更不会感到失落。周敦颐在上面的诗句里声称:我做官一向清廉,这一点使得我睡觉都安稳,不怕出事,也无事可出,既没有贪赃舞弊,又没有徇私枉法,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停杯厌饮香醪味,举箸常餐淡菜盘”,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要谢绝更多的“戴敬”,说我这个人奇怪,不喜欢吃山珍海味,粗茶淡饭能供上遛,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什么茅台、五粮液之类的香醪美酒,对我并没有多大吸引力,我没有那口累!喝点村醪,或者地方土制的“小烧”,民间家酿的“谷酒”,感觉更可口,更心安,不用费那么大的心思操办,我没长消受那些好东西的胃肠。

这首诗的开首两句,话说的更扎眼,简直就是一种警告:

老子从生下来就这副德行,酸臭无比,就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一向坚守原则,经常六亲不认!你们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别想指望在我这里打开缺口,也甭指望通过我能够赚到什么便宜!

湘楚一带男士,喜欢称说自己是“老子”,由来既久。连理学的开山祖师周敦颐在写诗时都能顺口溜出这种话语,可见这个词有时用起来“很给力”。诗的最后两句,稍稍缓和了一下情绪说,如果大家真心关怀我,而不是想通过我牟取个人私利,那就告诉他们,我虽然没有大红大紫、大富大贵,但是身体还行,心态也不错。生活境况虽然不算太宽裕,但也不算很差,凑合着,日子还能过得去。

这首诗是用来叙旧情,恋故土,联络家乡人的意思吗?既是,又不是。对于真正关心自己,而不是想通过自己求官牟利的人来说,就是重乡情,叙旧谊。而对于那些寻津觅径,试图通过他来达到另外的功利等目的的人来说,不仅不是叙旧情,而简直就是严正的警告和严厉的训斥!

看来周敦颐在没有回到家乡之前,一些挖门子盗洞找关系的人已经放出风来,希望他给提个官、安排个公务员或者批个项目,诸如修段公路,建个楼堂馆所,挪移几颗大树,或者改建个什么设施——比方重修下水道、检修煤气管道,安装电缆和光缆线之类。当然,那时没有这些名目,不过安排个“公务员”、批个盐、茶、马营业执照(当时的营业执照叫“引”,省内管用的叫做“短引”,全国通用的叫做“长引”)之类,总是有的。大家认为“这个可以有”的东西,到了周敦颐那里,却成了“这个真没有”。这些人把准备戴敬周敦颐的宴席和礼物、礼金都准备好了。可是这些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从小在家乡长大的周敦颐,竟然这样无情无义。他们错误的把普通人的贪功、贪利、图虚荣的心理,移嫁到了周敦颐的身上。而这个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既酸又臭,而且还硬邦邦的“腐儒”,竟然一点故旧亲情都不讲,一点儿人情世故的道理都不懂。不懂也就算了,还写诗回来骂我们,算个什么东西!芝麻大个官儿,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缺了你,我们还不过日子,北方话叫做:“少了你这个鸡子(鸡蛋的意思),我们还不做槽子糕(蛋糕的意思)了。”这些人就这样在自己的心中抱怨和责骂着。

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三月,周敦颐回到家乡道县,拜祭祖先和父亲周辅成的陵墓,看望父老乡亲。之后,就把随母亲进京时留下的十几亩薄田赠送给了族人周兴,并且委托他代为看护祖先坟茔,防止农牧渔樵损害。

看来,周敦颐是下定决心不想再回道县老家了。

这样的决定,显然是因为他不愿意再度受到家乡人的纠缠。家乡的风俗习惯,包括攀龙附凤,攀藤附木,眼睛里只有小利而胸中缺乏大志,拉关系、走后门等的不良风气,太令周敦颐失望了。其实不仅道县如此,全国各地无不如此。只是其他地方没有周敦颐的族党姻亲关系,所受纠缠自然也就会少一些而已。

周敦颐这次回家乡,肯定惹恼了很多人,他们痛恨周敦颐守王法而不循私情,很多关系极其亲近的人都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本以为有机可乘,有利可图,到头来却是一场空欢喜,他们太失望了。于是,这个俗气骎骎的家乡社会,开始对周敦颐议论纷纷:诸如忘恩负义,只图自己升官发财,不顾家乡人的死活,家乡算是白养他一回之类的话语,飞满了道县的街巷村闾。周敦颐怀着极度的失望,并且带着几分怨愤的情绪,很快离开道县,回到了永州。

明刘俊绘周子赏莲图(美国明尼亚波利斯艺术馆藏)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责任编辑:丁梦钰 PN03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国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